常见问题  |  在线识别
专家观点
完善信用体系建设 营造诚信的社会氛围

2016年12月05日 09:13  字号:T|T

北京12月3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天天315》报道,讲信用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有多重要?可能生活中你有这样的体会,只要我们平时注重信用积累,就可能随时将信用变现,比如更快地通过信用卡审核、办理签证,申请快速低息的个人贷款,甚至获得更好的留学机会等。

对于企业来说,珍视自身信用品牌的建设就更重要了,尤其在互联网时代,信用无处不在,人们使用手机APP及其他互联网工具,可以便捷快速地查询到企业信用记录。企业在寻求合作伙伴或银行金融业合作时,拿出一份漂亮的信用报告可以说是最好的见面礼。

在近日召开的2016信用北京暨第二届信用中关村高峰论坛上,更多的企业与公众真切地了解到围绕信用体系建设的最新进展与应用。本期《天天315》周末会客厅,中关村企业信用促进会理事长、中关村科技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段宏伟,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徐彦之,金电联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征信事业部总经理、北京中关科融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范文清,共同针对信用体系建设的最新进展与应用进行了分析探讨。

经济之声:本次信用中关村高峰论坛的亮点集中在哪些方面?

段宏伟:信用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基础,大家在社会和经济活动中其实都是一种契约关系,所以我们进行的融资等商业活动都跟信用息息相关。信用中关村这个论坛更多的是搭建了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一方面是北京市政府和国家发改委的领导针对国家在信用体系建设方面的一些要求和指导性的意见,通过这个平台发布。还有就是北京市发布了个人信用信息的查询系统。另外在本次论坛上,还发布了《中关村企业信用发展报告》。在其他一些子论坛上,成立了中关村瞪羚企业家合作组织,以信用为桥梁,推进中关村的企业通过创新创业走向做强做大。

经济之声:这套个人信用信息的查询系统,有哪些功能,每个人的信用信息都可以在上面查到吗?

段宏伟:这套系统里包括像交通违章、银行信用卡违约等一些信息,还有我们的住房、就业等等各方面。这套查询系统是把北京市工商、税务、社保、交通、公安,银行等系统的一些信息进行了归集,背后是通过大量的数据归集,这样就可以在这里查到一个人完整的信用信息。

经济之声:考拉征信在建立信用体系方面贡献了什么样的力量?

徐彦之:我认为信用这个概念的产生和人类文明是同步的,单个个体和机构之间两两互动,经过长期的交互,形成了一种社会关系,其实是最初的信用的含义。“信用”从本质上可以从两重视角去分析,一种是社会视角,一种是经济视角。到了上世纪50年代,一些机构和个人之间的信用场景出现,银行开始给个人发放信用贷款,信用的收集、加工和使用慢慢开始成为经济互动的一个环节。信用更多的是和大家的经济生活息息相关,比如银行贷款、水电煤的缴费、赊销、租房、租车、电话费的缴费等等。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新经济模式的出现,比如O2O、共享经济、上门服务灯都需要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每一次服务和接受服务方都在积累着各自的履约情况,而这些履约情况的累计,将会在未来反映出每个个体的信用状况。如果讲信用,未来自己的信用记录就会越来越好,反之将会因为自己过去的不履约记录影响自己的信用状况。

经济之声:这个信用体系建立起来之后,将对整个社会产生哪些影响?对一些“老赖”可能会采取什么样的惩戒方式?

段宏伟:首先第一步是要把各类跟信用相关的信息要进行归集,在归集基础上可以完全的去表现一个个人或者一个企业的信用。我们看到这个社会上有一些老赖,过去他受不到惩戒,而现在这套系统搭建完之后,我们会给他列入平台上的黑名单,将来他在乘飞机、住旅店以及消费的时候都会受到制约,就会达到一种一处违约、处处受限的效果。在这方面。现在在国内才刚刚起步,系统建设还没有到那么完善,目前已经围绕着“老赖”的一些消费性行为有了一定的制约作用,但从国际上的实践来看,涉及的范围就更广。

经济之声:中关村信用体系建设有哪些值得探讨的创新亮点?

段宏伟:中关村在2003年开始就成立了中关村企业信用促进会,这应该是全国第一个企业间的信用促进组织,到目前已经有将近六千家会员,这个组织是通过对区域信用环境的营造,达成不断提高企业信用水平的目的。

经济之声:有网友谈到小微企业的问题,说感觉一些小微企业有的时候更容易失信。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徐彦之:我们作为民间的信用机构,其实是在针对我们的信用环境在做“基础建设”。在这个过程中,首先是利用我们收集到的这些信用源以及数据库,对小微商户去进行信用的评价,如果这些小微商户的信誉有问题,可以通过考拉征信平台穿送到征信机构的手中。之后在它的经济环境当中,比如它和银行、和金融机构之间产生信用场景的过程中,就会对他产生一定的制约。

经济之声:《天天315》也报道过中关村有一些卖场的经营很不规范,还有一些出售假货的现象存在。现在中关村还有假货吗?

段宏伟:这应该说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整个市场不断进化也需要有一个过程,现在来说,这种物理的卖场已经在逐渐退出,更多的是通过电商的方式做卖场。当然电商也存在一些假货之类的问题,这确实需要一个过程。

经济之声:还有一个数据真实性的问题,比如网上现在有什么水军、刷单之类的现象,怎么能保证你们取得的这些数据是真实的?

段宏伟:数据来源有两种方式,一种来源叫结构性数据,靠的是企业或者个人自己填报的,这可能会有失真或者不全面的情况存在,但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产生了更多的行为性数据,这种行为性数据也被称为数据痕迹,而这种数据痕迹不是说通过他自己的填报取得的,后面会跟着很多的算法和模型,针对它的一些行为数据来表明它的行为水平,这样的话它会更加真实、会更加准确。

徐彦之:我们考拉在对一个个体或者企业进行信用评价的时候,基本上会从三个数据维度去看,一个叫基础属性数据,比如这个人姓氏名谁家住哪里,家里是什么情况等待,这些数据一般由个人提供之后,我们会去向各种委办局核实,去验证这些数据是否是真实的。第二部分就是越来越多的在采信个人的行为数据。第三部分我们会去看它的一些交易类数据,比如银行转帐、汇款、借贷等信息。基本上从这三个维度,我们会用大量的数据去印证其履约能力和履约意愿的问题,再去评价这个个人或者企业的信用。

经济之声:从商业利益角度来看,征信业务的盈利点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有些公司会选择做这种业务?

范文清:我要先说一下征信和评级的区别。征信是把所有的信息堆积,越多越好。而说到评级,现在针对个人有个人征信,单没有个人评级。而企业做评级是要对它的还款能力、还款意愿,按照人民银行的规定,分等级进行一些额度的计算。现在很多征信公司也开始在企业征信这一块做一些评级,就是不仅把信息堆积起来提供给你,更需要对该企业的工商信息、司法信息、财务信息等做一个结论性的分析,形成一种分数,这个分数也叫信用分。这个信用分是可以销售的,也是可以消费的。比如说消费,像考拉分或者芝麻分,它都可以在很多场景下应用,但是还没有完全推开。

经济之声:对于信用来说,如何来变现?

段宏伟:各类的信用服务机构提供的产品不同,比如征信公司更多是对人的信用数据的客观展现,而评级公司是加入了他的一套模型,对人的信用数据进行归集和评价。举个例子,甲乙双方在进行交易的时候,尤其是一些小企业信用不足,就需要购买担保服务,而这种担保服务跟征信,跟评级不一样,是要分担责任的。通过这种购买担保服务来增加信用的方式,借贷方就可以给小企业提供贷款,如果他偿还不了,担保方会替小企业进行偿还,然后再向借贷人去主张相应的追偿。

经济之声:对于小微企业或者来说,通过一些什么样的行为,或者通过一些什么样的交易,就可以增加信用?

徐彦之:我们个人平时在参与生活和金融服务过程中,还真得注意自己的一些信用行为。比如在金融领域征信领域里,像拖欠水费、电话费、房租等这种小事也许就会影响到你的信用。因为现在征信机构在不断和各种各样的大数据机构进行合作,当这个数据源越来越丰富的时候,这些信息就会更多的纳入到个人的征信报告当中去,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去影响到你的个人信用。再比如借款人负债过高,比如说购车贷款、买房贷款或者信用卡还款的总额超过了个人借款人当月收入的一定比例的时候,同样也会影响到你的个人信用。另外,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还有很多场景需要在平时去点滴积累我们的信用,比如在劳动用工场景当中,如果涉嫌学历、学籍造假、履历造假、职务犯罪、离职不履行交接义务、恶意劳动争议等等行为一样会被计入个人征信报告,影响到你的个人征信纪录

经济之声:“诚信”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各个方面来配合。对此,有哪些看法和体会?

段宏伟:作为金融从业的人员,由于诚信问题造成的一些不履约行为我们确实见得太多了。但是在北京,尤其是中关村,我们一直比较关注信用环境和信用体系的建设。我认为,这个诚信文化首先跟大众的教育水平是相关的。像中关村这个地方的特征就是高学历、高端人才在进行创业,这些人中有很多是从信用体系比较发达的国家回国,他对自己的信用或者说诚信看的很重。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还是需要现有的平台上更好的去营造一种社会诚信的氛围。

徐彦之:在我看来,其实征信是一种互信体系,是共享经济乃至经济建设的一个基础。整个信用体系在我看来是像一个金字塔一样分成上中下三个层次,每下面一个层次都是为上面一个层次服务的,是上面一个层次的基础。其中,最基础的,也是最难形成就是文化层面的概念,对应的就是诚信度和失信率的问题。我们刚刚一直在在讲信用的问题,对应的其实是履约度和违约率的问题。征信公司会考量你的履约意愿和履约的能力,最常见的场景就是你去银行贷款,到还款日后还没有及时归还本金和利息,那么这个信息就会计入你的个人征信报告,影响你的个人信用。

范文清:中国搞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已经有一二十年了,现在从国家,到部委,到地方,到个人,大家都在谈诚信体系建设,这条路还很长。国家已经制定了很多措施,地方也出台了很多政策。对此,我想说两点:第一,要把信息打通。因为数据来源于百姓,最后也要服务于百姓。所以数据的共享很重要。第二,要形成一些产品。这个产品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企业、服务于政府。



来源:央广网

专题报道
职信小常识

问:如何用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答:为落实国务院关于实施法人和其他组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改革的...

问:职业信用知识大全

答:什么是职业信用?职业信用是指受信人( 一般指雇员)...

问:什么是职业信用

答:职业信用是指受信人(一般指雇员)从事某一职业或担任某一职位时...